首页 / 政商人物 / 学子风采 /

政商人物 | 谢振达:我在南苑的四年

发布时间:2019-08-30 08:58:23   浏览次数:

 

1、初入南苑

还记得那时候考上中山大学南方学院时,自己还算比较满意。因为始终觉得这所学校是自己的心仪学校,一来学校比较偏僻适合学习;二来学校师资应该比较好,因为有很多中大的老师来授课;三来得知学校的氛围很好,老师们跟学生关系都比较融洽;四来是因为学校有一个独特的学院——政商研究院。我想,我的故事应该就从这个学院开始,这是我在南苑做的第一件最有意义的事情,也是改变我大学四年轨迹的一个重要选择。

在还未入学前,我就已经对录取通知书上的政商研究院饶有兴趣,而且多方查找资料,了解到这是南苑的精英学院。因此,我就抱着一定要进政商的决心一直留意着所有关于政商的消息,并且顺利报名。那时候军训,很多人报名政商考试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军训,一下午可以去纳凉,是真的爽。而我则目标很明确,我一定要考进政商,政商的特色课程让我垂涎三尺,政商的宣传片鼓舞着我报考的决心。我总觉得,只有进了政商才能真正认识这个学校最优秀的人才,认识最好的老师,才能让自己的大学四年更加有意义。

政商考试的过程还是比较顺利,从第一轮的笔试开始到最后的无领导小组面试,事实上我都对自己挺有信心的。政商仿佛就在向我招手,而我也怀着一种舍我其谁的决心,认定政商研究院必然是自己的归属之地。最终我如愿以偿,成功进入政商。

从这时开始,我对自己愈加自信,并且头顶着诸如精英的光环,这更要求着我一定要变得更加优秀。政商的第一门课是由叶启绩教授上的《哲学与现代人生》,这门课后来我多次再去旁听,前前后后上了两次。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思考,尤其是对于抽象概念思考的人,因此对于哲学是非常非常感兴趣的。可是无奈的是,我在课上完全无法跟老师进行任何的讨论,叶老不断追问我们,什么什么书,你们读过吗? 又没读过? 那你们怎么跟我讨论啊? 所以我说,你们的阅读量真的太少太少了,你们对于一些基本的东西都未曾了解,所以我说政商给你们开这门课,就是在你们,你们必然是一头雾水!叶老在课上的连番质问,使得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广泛涉猎。我告诉自己,大学四年必须要做到的目标就是:大致了解西方从古至今的思想史。于是,我从西方哲学史出发,开始了我的求知之路。

这是我初入南苑的第一个目标,也是我至此与诸多同学有所不同的选择,我要开始步入自己的求知生活。这其中当然有政商老师的各种启蒙与教诲,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对大学生活的个人看法。通常认为,大学是半个社会,我们要在这里学会与人交道,学会怎么与人合作、相处,更好的与未来进入社会接轨。另一种看法是认为,大学就应该好好学习,广泛涉猎、读书,因为这是人生最后一个让你能够安安静静读书的阶段了,以后进入社会,就再也没有如此安逸的机会,让你可以非常专心的进行阅读了。在这两种对于大学安排的看法中,我选择了后者,并且由于我个人当时较为极端的认知,当在两者起冲突时,我会毫无疑问选择后者。这就涉及到在学习和部门活动起冲突时的选择。那时候我在学院话剧队,由于话剧队长期需要表演因而要经常排练,但又总是占用中午的休息时间和晚上。我觉得这耽误了我正常的作息以及学习生活,因此我在一学期之后,就决定退出话剧队。在大一之后,便退掉了所有的部门且不从事任何的连任工作,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不被打扰。

自此,我的大学生活有了自己的目标,而且是一个非常抽象的目标,也是一个值得我不断追求的目标。由于它的抽象与宏大,所以使得我很难靠近终点,只能无限的接近,这让我更加乐此不疲。大学的生活必须有目标,因为这是与是否有意义相挂钩的,那时候初入南苑,我也曾终日沉迷于游戏。经过了高中三年的摧残,终于可以在大学放任自我,自由自在的玩与享受,这可以说是最幸福的时光。但是,这样的生活尽管是开心的却未必是幸福的,尽管是可欲的但却并非理性的。事实上,我们可以选择一些小目标比如说拿奖学金、过了四六级、通过各种资格证的考试。但是我认为不妨选择一些更加抽象的目标,但这完全取决于对这件事的看法如何。是否可以将对通过四六级、获取奖学金这种事情当作是对于自己的提升,是在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如此一来,自身所设立的目标就是一个值得不断追求,并且不会枯竭的动力之源。还记得那时候的自己,虽然一直沉浸于具体而细致的哲学理论的辨析与研究,并且与自己的专业无关,但是我始终认为进行这样的理论思考首先是我感兴趣的,其次对于我提升自己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对于具体事务的看法,对于人生意义的观点都是非常有助益的。因此,我开始孜孜不倦的投入到学习生活之中,这使得我对于游戏的看法也产生改变。我不再将对于快乐的追求仅仅限于打赢一局游戏,而是扩大至对于某一领域的大致了解,对于某一问题新的见解,这种因为求知产生的快乐与兴奋,相比游戏而言,更加的深远、持续、丰富和有意义。我开始从读书中体会到一种幸福感,从读书中感受到愉悦,我想这是我大学生活中最值得我骄傲的事情,也是使得我过的非常富足的原因。从此以后,我能够自主安排自己的阅读生活,我认为自己在学校的每一天都不曾荒废。

 

2、初恋

在政商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不久我就和一位师姐相恋。我始终坚持这样的看法,就是在大学期间一定要谈一场恋爱,因此我从大一开始就不断抱着这样的看法进行追求。也因为如此,那时候女朋友说我目的性太强,她说从见我的第一眼就知道我要追她,哈哈哈。不能否认的是,她确实言中了,我确实就是怀着想要谈恋爱的目的去追求女生的,当然也是要我真正喜欢与动心的女生才行。这样的想法主要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未认真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 ,而恋爱绝对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独特经历;其次,女生的思维有时候和男生有很大的不同,男生可以学习到女生思考问题的角度。一场恋爱下来,我逐渐明白,恋爱是使得一个男孩逐渐成长为男人的过程,男生在恋爱中能够变得非常成熟,这会使得男生更加有魅力,更加稳重与细心且有担当。

还记得那时候女朋友突然问我:直男是什么意思,当时的我居然以为这是一个褒义词,并且说到性格直是好事。后来才知道那是女生面对男生的各种无语行为,对于女生各种行为的不理解,各种大男子主义的自以为是的观点等等让女生不适的行为的总称。谈了一场恋爱之后,你就会发现,那些以前自以为非常得意的行为,在女生看来甚至是非常厌恶的。

从恋爱到失恋的过程,我觉得是一个男生非常难得的经历。我在大一的时候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恋爱,是我人生中的初恋。男生在面对女生的各种“无理取闹”的行为中学会了怎样去包容女生,甚至学会了更好的脾气去看待任何的事情。男生开始知道,怎样才能给伴侣该有的安全感,为什么每次你去一个地方、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得跟女朋友“汇报”。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累赘与对于个人生活的干涉,但你不妨将其理解为让女生安心。女生通常会跟你讲各种生活中琐碎小事与不满,各种与人交往的细腻心理,使得你更能够捕捉在人际交往中,微妙的心理变化。我始终认为,女生是一个男生一辈子的学校,男生始终能够在她们身上学到东西。同时,我想一个男生无论走到哪里,他的伴侣将会是自身的归处,你可以从中找到一种心安。只有经历一场恋爱,你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需要呵护女生,以及有人关怀与挂念,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

大学真的是一个非常适合恋爱的地方,走出校园步入工作之后,就没有那么单纯的场地让你能够如此纯粹地谈一场恋爱了。身边的很多朋友告诉我,职场有时候很难有真正能够交心的朋友,每个人都非常的忙碌,女同事都脾气暴躁,每一个人都似乎在告诉你:我很忙,别来撩我。而且,走出学校你将顾虑更多,并非仅仅是两个人合适,而是各种利益的关照、家庭的压力、未来的发展等等,这些对于以后的顾虑,都使得你很难开展一场纯粹的、轰轰烈烈的恋爱。因此,我始终觉得,大学的一场恋爱真是一种十分难能可贵的经历。

然而,同样难忘的经历是分手。我跟我的前任,在毕业之后就分手了。那是我第一次分手,当看到前任开始和其他男生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懊悔感简直可以说痛侧心扉。那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失去的痛苦,才知道眼泪原来真的能够止不住的流,即便像我这样如此坚强的男生。从恋爱到失恋,我逐渐变得成熟,或许必须得经过一段痛苦的历程,男生才能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有温度的成熟的男人,会更懂女生,更加清楚如何经营一段感情。

我写下这一段情感经历,是想告诉各位,大学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感情生活会让你更加的圆满和幸福。并且,恋爱经历似乎也是我大学之中必不可少的一段。我跟我的女朋友一起学习,相互鼓励。无论遇到多么不满的事情和多么开心的事情,你总能够有你的伴侣,愿意倾听你的诉说,你总是有人与你交心与分享。我的前任,在我的学习生活中对我的作用很大,很多人都说是她改变了我。我想,或许也可能是她不断鼓舞着我,才让我得以一直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看到曙光,可以坚定自己考研的决心。

 

3、遇见良师

我想,在政商研究院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够遇见许多非常好的老师,仅仅就老师和学生之间交流的密集程度,以及老师对于学生的关心程度,就能够看出政商与其他院系的很大不同。从上文提到的叶启绩老师,还有刘云东老师,陈剑波老师,贾佳老师等等,政商的特色课程有非常多讲课很好的老师;同时,政商还会请很多很优秀的教授为我们开授讲座;在专业课上,也是选择最优秀的专业课老师进行小班教学等等。在政商的学习生活是非常富足的,我在这里真真正正感受到了优越的教学资源,甚至从南苑走向新的研究生学校的同学都会认为,政商的师资完全不输给那些二本的高校。

当然必须提到的是两位对我帮助非常大的老师。首先是董重麟老师,我的原专业是市场营销,我跟着董哥一起做研究,做实验,看外文文献。董哥跟我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他完全没有老师的架子,对学生非常的亲和。我们跟董哥在一起的日子,每每都非常开心,我们会围坐一团讨论消费者行为学的问题,讨论一些消费心理问题,而董哥总能在我们的发散性思维中找到值得研究的理论命题,并且会与我们深入讨论。我作为董哥研究室的成员之一,被要求要阅读英文文献,我们每两周讨论一次,针对文章中富有创造性的观点进行讨论。我们能够切实地介入到研究过程,从问题的提出再到论证与实验过程,甚至还有论文评审等等。我想这是一种有别于课堂的学习经历,这使得我对于市场营销这个专业更加了解。此外,董哥还经常跟我们一起吃饭,还邀请我们一起去台湾玩。四年下来,我觉得,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能跟董哥再吃一顿饭,聊聊天,就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与开心的事情。能够给学生这样的感觉,我想,这才是教育的本质吧!

其次,应该着重强调的就是我在政商的导师——陈天祥老师。作为市场营销专业的学生,为何能够跟到一位行政管理的老师,并成为他的学生呢?我想这就与我的主动性有关,但也是由于各种巧合。那时候,陈天祥老师给我们上《现代国家治理》这门课时,我就非常非常感兴趣,几乎每节课都跟老师有所交流,并且在课前花了很多天的时间提前预习老师的课件,因为我对这节课的内容真的是太感兴趣了。那时候,也正是我原来的导师突然辞职,就在这个契机之下,我申请选择陈天祥老师作为自己的政商导师,并且最终如愿以偿。至此开始,我踏上了政治学的启蒙之路,也就是因为这一选择,才使得我最终选择考研,并且选择政治学专业。

大学是一个自主学习的地方,没有人来督促你,就意味着你自己必须更加的主动。举一个不太尊重却很形象的例子,老师就像一个海绵,学生越用力挤,海绵出的水就越多。每个老师都是一个宝藏,但是这需要学生去努力挖掘,挖掘的工具就是学生的特权——不断提问。在与陈老师一起学习的日子里,我们每两周举行一次读书会,每次我都会带着问题去跟老师讨论,绝不会空手前去参加。有时候,我甚至会就陈老师的文章,提出一些质疑以及值得商榷的地方,也就老师的文章一些具体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这样的过程,实际上对于学生而言是颇有收获的。因为老师不仅会回答你论文上的问题,还会告诉你许多的题外话,如具体的情形如何、社会现状、评审环节、调查历程甚至写作时的心路历程等等。事实上,就是这样一个个问题的不断追问,让我不再满足对公共管理的学习,想一问到底,于是使得我最终对于政治领域的一些终极问题非常感兴趣,最终选择政治哲学作为我研究生的研究方向。

陈老师不仅是我的授业恩师,还是我内心真正的动力源泉。那时候,在跟陈老师的一次讨论中,他突然告诉我说:你很适合做学术,可以试着考研究生。你就开始准备一下,考一下中大吧!这样的一句非常普通的话,实际上对于我是一种非常大的鼓舞,而且在我内心激起了非常大的波澜。试想,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到中山大学,这四个字的区别,绝对是一个质的飞跃。而且作为华南第一学府的中大,这绝对是我梦寐都不敢求的学校啊,现在居然有老师告诉我,我有能力去考中大的研究生。于是,我怀着老师对我的信心与认可,开始将目标锁定在中大。一开始,我还不太敢和他人谈及我的目标是中大,因为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甚至是一种妄想。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默默努力。

回想与陈老师在南方学院的时光,真是非常令人难忘。陈老师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在考研过程中,他给我推荐很多很著名的书籍,也给我推荐很多领域内很重要的学者的文章。我们常常就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细细讨论,陈老师学识渊博总能游刃有余。陈老师还教导我构建了政治学的基本理念,就是一种对现实的关照,任何的政治学问题都不能离开具体的现实情况。这使得我在思考很多政治哲学问题时,总能立足于最基本的现实出发,从而不会被各种抽象的概念所迷惑。此外,陈老师还教会了我社会关怀,我们常称他为老愤青,这之中体现了他对于社会问题,国家问题深深的忧虑以及无尽的关怀,老师的这种家国情怀令我深感敬佩。陈老师说,你之所以批评祖国,想让他变得更好,是因为你深爱着你的祖国。陈老师无论是在学术,抑或是人格上,都是我一辈子学习的榜样,他深深感染着我,是我的启蒙恩师。

 

4、备战考研

不得不说,我一向是一个非常任性,或者说有些特立独行的学生,因为我深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的目标在哪,做什么样的事情对于我达成目标是有助益的。同时,我也是一个不喜约束的学生,幸得政商研究院较为软性的制度以及自由的氛围,对我多年来的包容,我才能在政商存活下来而未被劝退。我其实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学霸,我在学习这件事上更可以说有些不务正业,但你也可以说是全面发展。随着我对于人类思想史的阅读,尤其是独特的哲学学习经历,我开始对本专业(市场营销)不太感兴趣,也对政商开设的部分特色课不太感兴趣。我在学校的每一天都想过的充实,因此每次上的每一节课我都会衡量:到底自我阅读和上这门课,哪一个对我的助益更多?例如当老师在这门课上讲授的并不好时,我就会选择逃课,返回宿舍继续开始我的思想之旅。也正因为如此,我的绩点并不高,而且有时候还经常因为纪律原因被通报批评。我之所以敢这么做,首先还在于我依靠课外阅读训练出来的理解能力,可以迅速理解这门课的主旨,并且也会在课后复习上课课件。(事实上,有些课与其让老师讲还不如我自己看课件,学的更加有效率)因此,大学四年,我从来没有挂过任何一门课,这是我对自己要求的底线。其次,也是因为我个人性格所致,有时候会认为自己对于政治理论的热情超过了其他课程,使得我有些沉浸在各种理论的辩论之中不能自拔。这就类似于追剧或者追番的心情,我则是追书,总想着回宿舍继续我的思想之旅。最后,当然是因为我的终极目标,我要考研究生,要为此备考,在专业课上先行打下基础。

在大学,能够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唯其如此,你才能回答自己:我一天都在干什么,这样一个问题。我的考研备战之路是他人无法比拟的,一直以来,我都在政治学领域不断阅读,对各种思想家的理论都了熟于心,这使得我完全不惧于考研时的专业课。考研初试时的两门专业课,尤其是专业一政治理论,通常复习的方式都是会背很多的政治学概念。但是我却不倾向于这样的复习,我凭着自己长期的积累选择以理解为主,再自己组织语言进行作答。并且在这之中,还能融入自身的理解与观点,体现一种理论的张力。而这样的致思过程,我想应该是老师最为喜欢的。那时候走出考研初试的考场,作完专业一政治理论的考题是最轻松与自信的,我因为自己长期的积累而对每一道题目都游刃有余,胜券在握。

2018年9月份到12月份,就是我真正投入备战考研的时期,当然此前也有所准备,但是这段时间是最为紧张与投入。在这里,不得不说在考研路上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努力备战,亦是一件十分难得之事。我跟我的舍友都决定考研,其他舍友皆出去实习了,因此宿舍就剩下我们两个。我跟我另一位考深大的舍友相互监督,互相讨论难缠的题目。就在昨天我们还曾一同聚餐,想起这一段宝贵的经历,我们都唏嘘万分。一个人的备考是有些难熬的,有时候一整天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倒不是说考试内容多么难非要有人讨论才能完成,更多是因为是一种心理安慰,一种他人都在努力时的氛围,一种枯燥复习生活中的解闷。这些心理因素对于一场漫长的备考生涯而言其实是非常关键的。回想我与我的舍友,他考取中国哲学专业,一起讨论一些著名的哲学问题以及一起理解晦涩的哲学文字时,一起起床、吃饭、运动,还真的是一段至今都还念怀的日子。最终,我们双双上岸,他也顺利考取了深圳大学。考研的路途不同于高考,高考时全班人一起努力,这种集体的凝聚力,自然而然就会产生一种向上的动力;考研终归还是一个人的奋斗,各自的专业不同学习的内容就不同,有时候要学会自我激励,学会更加坚强与独立。高中时的心态始终还是认为自己依旧需要被呵护,考研时的我们就必须认识到不仅是考试,未来的人生都是一场个人的孤军奋战,需要独自面对各种艰难困苦之后,还需自我舔舐受挫的伤口。

纵观考研的前前后后,可能给师弟师妹们的建议或许是,首先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要选择热门专业就最好选择较低批次的学校,要想选择好学校,就最好选择较冷门的专业。但是无论如何,任何考试都存在运气的成分,孔子说尽人事听天命,我想这也是面对任何考试的最积极、最轻松的态度了。其次,尽情去玩但是也要尽心去学。考研并非有多么的恐怖,可以压得一个人气都喘不过来,实际上考研并没有高考那么难,学科没有那么多,题目没有那么诡异,并且有很多的命题规律可以把握等等。因此,复习到很累了就尽情玩一下放松,但是这之后又必须全身心再一次投入。我觉得,自由切换学与玩,这种对于自我的控制力,是一个大学生最起码的能力。

 

 

5、毕业与未来

可以说,这一篇下来,是我在南苑四年的心路历程、发展历程完整的纪实,为了使它更加完整,我特意加上了毕业之后的片段。这是作为参考与分享,让学弟学妹们看看毕业生的想法是怎样的。由此可见,我这个师兄是真的良苦用心。

毕业的最大感慨大概就是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就轮到我,一下子就毕业了。甚至是我现在面临研究生开学,依旧还是十分怀念南苑的生活,还想着如果开学能直接回到大山就好了。这样的无从谈起的感觉,可能只有在师弟师妹们亲自毕业才能感受到,才能真正明白珍惜大山生活,这一忠告的重要性。

毕业之后面临的就是就业,我也在开学之前的大段时间找了一份实习。先后做了两种不同的工作,一者为外贸,一者为营销策划。工作的生活,如果说很开心的话,也可能是一种比较麻木的莫名的开心。因为尤其是我在外贸公司,一天下来非常忙碌,你可能会以能够谈下一单生意而开心好久,同事与老板的赏识更让你得意满满。但是静下来反思之后,会发现自己每天都忙着一些重复性的工作,于我那份工作而言,就是正常的询价报价与顾客反馈,每天如此、循环反复。相信我,无论哪份工作,多么的有意义,无非也就是重复性的工作。就是在这种重复之中,一个人会莫名感到充实,进而因为15号能领到工资而觉得有意义。久而久之,甚至连我也会觉得,工作也挺好的,读不读研究生无所谓。这个鲜活的案例揭露的一个事实,就是投入职场之后,我们会变得愈加麻木,而拒绝思考一些长远的规划,沉浸在琐事之中使得我们只有单件事的思维,以及周末要如何安排的想法。投入工作之后,你会不得以的在你日常私人时间想起工作进展,下班之后还在惦记着明天要做什么。我想这个时候,最可能的作法就是要有意识的跳出日常工作,继续阅读与反思,这其实需要一种更加强的毅力了。这不同于大学,大学时期我有时候真的可以满心投入阅读,但是投入工作之后,下班回家身心疲惫你肯定不愿意抱起书本;周末又难得休息,必须让自己放松玩乐。因此,我才说毕业之后需要更强大的意志,一者约束自己保持一种过智性生活的习惯,二者独立解决来自各种方面的问题与承受压力的能力。所以,以上的经历不知能否让师弟师妹们稍稍理解:大学是最后一段安宁的日子。

我的另一份工作是品牌营销策划,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主要偏向于餐饮品牌。我对这份工作的真实想法就是:太闲了,这正好与此前的工作相反,一天的工作就是正常的公众号运营以及出策划方案,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办公室坐着等下班。这有点类似于银行或者公务员的工作,这样令人歆羡的闲暇,其实是充满着自我忧虑的。这样的工作首先会消磨意志,长时间下来会使得自己就认定当下是不错与安稳的,失去了进取的积极性。其次,这样的工作可能会积重难返,若是以后想要切换行业,你会非常困难,因为你毫无实践经验与处理具体事物的技能。在商场,企业最看重的就是实践经验,尽管你的大学生活天花乱坠,各种部门混的风生水起,在企业看来或许都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未来切换行业时,入职一段时间后拿出来的简历依然是大学时那些经历,实际上是非常滑稽的。因此,我们毕业生会有这种择业的压力,与对未来职业规划的深思,各种选择都不是轻而易举的。走出校园是更多的焦虑与不安。

于我而言,则是对未来职业的选择,我到现在都不能清晰知道自己未来究竟想要从事怎样的行业。并且虽然我考上中山大学的研究生,依旧会有学历与专业的困扰。我选择的是政治学专业,这是一个偏冷门专业,也是不利于就业的;即便是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历打头,一份冷门的专业也会使得我就业选择有所受限。再者,周边的朋友多半已经步入职场,我却还处于象牙塔的保护之中,我不敢肯定三年毕业之后究竟比那些有所经验的同龄人优越到哪里去。

因此,不论到了哪一个人生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思考以及顾虑,即便有时候千辛万苦翻过了一座大山,迎面而来的可能又是另一座大山。即便我在考取研究生之后各种光环加身,但是在这背后又是一系列新的忧虑。但是尽管不知道究竟想要什么,但是这种靠近与尝试的过程,以及保持一种审慎面对当下与未来的姿态,保持一种自我反思,这是多年读书经历让我得以形成的能力,也是政商所教导我的理念即:优秀是一种不甘平庸的习惯。

 

6、结语

借着这一次校友期刊的机会,我可以说是深情款款且如实地道出了我在南苑这几年来的完整经历以及毕业之后的忧思展望。这算是我给南方学院最后的礼物,希望各位师弟师妹在看到这篇文章时,能够有所启发。在此,我仅仅只是分享个人的经历和看法,并非要你们按着我这样去做,因为这一路下来可没少挨骂。我们的副院长常常是见我一次就要念叨我几句,辅导员也经常是对我耳提面命。还记得那时候上本专业的会计课,老师在课上当场说到:小王子(大家戏称我为会计小王子),你知不知道你发呆的表情和你思考的表情,有多明显的不同吗?怀念着那时候老师对我的各种责骂,以及对我较为不守常规的容忍;与此同时,也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和关注,谆谆教诲。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真的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我们的整体水平完全不会输给传统而言的2A院校,希望各位师弟师妹在这座大山里面安心学习,幸福愉快的度过大学四年的时光。同时,政商研究院也是一所真正践行教育本质理念的学院,这里的老师包容开放,这里的同学积极开朗。我常说,任何加入政商的同学都没有真正充足的理由得出:不加入反而更好的结论。如果没有在政商学习的四年生活,或许我的人生轨迹不会如此,可能我也不会考研,不会有较为宽广的视野。

是的,我由衷而热忱地感谢政商给我的一切,感谢在南苑生活的四年时光,无论行至何处,南苑都会是我心灵的归处,因为这里的点滴饱含着我从青涩走向成熟的每一个细节。

 

谢振达

2019.08.26

热点资讯
  • 狼烟再起,赴一场青春盛宴!——政商研...

  • 人无完人,转变心态——喻班主任再临政...

  • 待到潜龙腾飞日,举杯同庆回校

  • 2018年6月10号,政商研究院团总支学...

  • 5月29日下午14:30分,一堂别开生面的...